地下向部蔓延 地方金融秩序遭受重创<

时间:2017-11-24 03:06 来源:http://www.naturalhealthyme.com

  在十多年前,从香港传入内地,地下一度席卷了广东、福建等沿海地区,2005年左右,地下又开始向部地区蔓延,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地也出现了重灾区,地方经济秩序遭受重创。今年三月份,荆州市县一位干部,从同乡那里骗来数百万钱全部用来买,结果输得精光。地下,目前究竟有多严重?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再访地下,讲述如何改变人的命运,毁掉他们的人生。

  7月上旬,记者来到了湖北省荆州市县。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玩地下,当地俗称买码,玩得人很多,以前甚至可以用“铺天盖地”来形容。

  司机师傅告诉记者,当地的虽然不像六七年前那么疯狂,但或明或暗的还是有不少地下码庄在活动。记者在荆州见到了一名叫做李晓华的中年女性,她曾经是县闸口镇沟陵溪社区居委会主任。今年3月份,因为买码,她输掉了200多万元,而这些钱,都是她从老乡那里骗来的。李晓华已经在案发后,而这个案件也在当地引起了很大震动。司机师傅说,事发后,李晓华上午跟老公离婚,下午就关机了,直到两三天后才找到她。

  7月13号,记者来到了县闸口镇。一提起李晓华,镇上的一位餐厅老板马诉记者,李晓华的事情他们都知道。餐厅老板告诉记者,李晓兰已经在关了好久,但她骗来的钱都输了,根本无力。

  提起李晓华,在闸口镇开眼镜店的张媛喜夫妇是又气又恨。今年3月18号,张媛喜夫妇将17万多元现金交给李晓华,委托她办理补缴社保手续。没想到李晓华根本没帮他们办社保手续,而用私自用这些钱来买了码。张媛喜在得知这一时,立刻就晕倒在地。

  张媛喜夫妇给记者拿出了当时李晓华收钱时,给他们出具的社保审核证明以及收费收据。张媛喜说,李晓华既是居委会主任,过两年又要退休,因此完全没人怀疑过她。

  张媛喜夫妇告诉记者,正是因为李晓华特殊的身份,而且也的确给很多附近的居民成功代办过社会养老保险手续,大家才会放心把钱交给她。但是,张媛喜夫妇没想到,他们刚一交钱,李晓华就出了事。而这17万块钱中,还包括他们两个亲戚的近10万块钱。夫妇俩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和经济压力。张媛喜难过地说,那些钱确实是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,两个亲戚的近10万块也是打工所得,现在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向张媛喜夫妇要钱。

  在闸口镇,记者还见到了多位和张媛喜有着同样的村民,他们每个人都被李晓华以代办社保的名义骗去了至少数万元,最终卖码输光。

  根据镇上居民讲,李晓华或者代办社保的名义,或者是承诺高利息借款等手段,骗取数十位村民总共有200多万元。这些钱,她都输在了地下上。今年3月18号,李晓华和丈夫办完离婚手续后就从镇上消失了。但仅仅过了两天,李晓华便被警方抓获。随后,闸口镇上的几个地下码庄也相继被抓。

  在当地采访时,一位自称知情的村民告诉记者,当地镇委会院子里就有两个卖码的点,而这两个点的经营者就是镇委会的人,李晓华当时就是从这个人的手上买的码。李晓华的案件之后,这个人也已被关押、罚款。

  为了核实居民的说法,记者联系了县警方,采访办案和已经被关押的李晓华,但因案件比较,警方婉言谢绝了我们的采访。

  李晓华出事被抓已经过去了三个月。而在案发之前,那些被骗的村民并不知道李晓华有赌码的。被李晓华骗去买的钱,都是他们辛苦积攒了多年的养老钱,他们盼着能够帮他们一些损失。张媛喜告诉记者,的人曾做出承诺,会努力帮村民找回被骗钱财,之后再帮老百姓解决养老保险问题。

  从李晓华的诈骗案中可以看到,地下很容易将那些的老百姓卷进去。如果不严厉打击,势必会极大地影响社会安定。回想几年前在一些地方失控的情况,不能不让人担心它的严重后果。

  源自香港,每期由49个号码组成,中分为6个平码和1个。进入内地之后,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博彩,地下只赌1个,赌中者按照1赔40的比例返还现金,正是40倍的巨大,使得参赌者像被洗过脑一样,于那个神秘的,疯狂赌博。在参赌者们的钱源源不断流进庄家口袋的同时,地下也像是一台台抽血机,抽空了不少地方的经济收入。

  2007年,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曾前往湖南岳阳调查疯狂的地下。在一个开的日子,记者看到,在岳阳市区,只要是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,除了买卖地下的非法刊物外,就是谈论到底该压哪个号码。

  当天下午5点,距离开还有3个多小时,突然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场面,上百人聚集在大树下,情绪异常激动。原来,这些看似熟悉的人相互并不认识,但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,那就是压中的。一时间,你说猪,我说狗,他又说鸡,你压7,我压10,他又压了28,看上去个个胸有成竹。仿佛只要等到开时间,自己就能立刻暴富。有码民告诉记者,如果压中,上亿元都有可能挣到。

  就是在这种几乎疯狂的氛围里,潜藏着一个个倾家荡产的故事。当地一位名叫大刘的码民,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夫妻二人开了一个小商店,日子过得有声有色。但地下在岳阳盛行时,大刘不顾家人的劝阻,也加入到买码的行列,这一买就是三年。

  巨大的,让大刘如醉如痴。1:40的兑率仿佛让她看到成功的希望,于是大刘拿出了全部积蓄,疯狂购买,成了地下的铁杆彩民。大刘曾经买一个号就投入1万元钱。

  大刘还告诉记者,起初她买码的确中过几千元,得到了好处,于是越赌越大,却逢赌必输,最终将自己的小商店变卖20万元,继续狂赌。最后大刘输得血本无归,还欠了很多外债,当时甚至到了没有饭吃的境地。